首页 > 吉林快三黑彩必赢

吉林快三黑彩必赢

作者:秦朔

“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全国60强投票正在火热进行,投票请点击: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专题

我们即将进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新浪财经、吴晓波频道等机构于2015年开启的“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也将第五次揭榜。

回顾这五年,中国的GDP从2015年的68.55万亿元(注: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后的调整数据),增长到2018年的91.93万亿元(注:全国第四次经济普查后的调整数据),在全球GDP中的占比也提升了两个多百分点。预计2019年中国GDP距离100万亿元不会有太多距离。

简言之,五年间,中国经济总量增加了30万亿元左右,说明每年的经济增量仍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但是,从经济增速看,2015年为破7之年,2019年前三季度为6.2%,三季度为6%,经济增速稳中缓缓下行。这五年,恰是“从7到6”的五年,和1978-2018年年均增长9.5%左右相比,中国经济的增长中枢下了一个台阶。

对中国企业来说,过去的五年,一方面仍有相当多的成长机会,而另一面,这些机会的分配不再像过去低基数、高增长时期那么均匀。现在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大者恒大,强者恒强,龙头集中,创新者快速成长,而特点不突出、核心能力欠缺的企业越来越难,可能不增长,甚至负增长。有些习惯了机会主义的企业则面临着被淘汰的命运。

中国经济仍有很大成长机会,但不再是周期性、全域覆盖的机会,更多是结构性的新机会。大机会寓于新机会之中,寓于企业的创新、革新、自新之中。

由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加上资源配置中依然存在的体制矛盾,以及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使得中国的企业家在过去几年遭遇了更多的风雨兼程和酸甜苦辣。“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实在不容易。没有韧性与坚持,很难跨越与升华。

从刚刚揭晓的“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60强”及其所代表的企业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上述宏观特征的微观呈现:

龙头效应。我们不仅看到了阿里、腾讯、华为、平安这样的综合型平台生态越来越强,也看到了京东、百度、网易、苏宁、滴滴这样特色型平台生态的发展,还看到了五粮液、伊利、美的、长城、吉利等产业龙头的市场份额在不断增长,以及顺丰、海底捞、优客工场等高价值服务企业的扩展。

创新效应。无论是大疆创新、京东方、中国巨石、中国一重、威马汽车、蓝箭航天这样的创新制造企业,还是字节跳动、拼多多、航旅纵横、瑞幸咖啡、车好多、大搜车、VIPKID、猫眼娱乐等互联网创新企业,创新成为企业脱颖而出的必要条件。

超越效应。从海尔、福耀玻璃、新希望、德龙钢铁、比亚迪、蒙牛、李宁、娃哈哈等企业身上,可以看到通过管理创新、组织创新、模式创新、技术创新,这些已经有二三十年历史的企业都在努力超越自己。

接棒效应。张康阳、刘畅、宗馥莉等人作为“创二代”的代表,正在逐步从父辈那里接班。这是无可避免的挑战,是责任,也是机遇。

从40后到90后,跨越六个代际,中国企业家的精神依然旺盛,创新生生不息。

企业家的灵魂,是与时俱进的创新,特别是在世界大变局、新技术革命以及消费者代际变化加快的背景之下。

经济学大师熊彼特曾说,当“过去熟悉的数据,现在变成了未知数”,企业家“需要有新的和另一种意志上的努力,去为设想和拟订出新的组合而搏斗,并设法使自己把它看作是一种真正的可能性”。相反,“如果一个企业不是经常改造自己,使自己不断地适应新的任务和情况,而是平平常常地经营管理下去,哪怕这种经营管理也很认真,那么,这个企业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失去意义,最终就会消失。”

对变化和困难的态度定义了企业家的性格。拥抱变化、热爱变化的企业家,能够洞见未来,找到新路,一以贯之,一往无前。回避变化,回避压力,回避挑战,回避变革,也就失去了通过创新脱胎换骨的机会。

今年有一篇刷屏的文章,《马化腾凌晨4点看产品 马云一年飞行1000小时》。阿里和腾讯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两家公司,但马化腾和马云的危机感都非常强烈。今年我访问过比他们两位还要年长十几、二十几岁的企业家,平安的马明哲(出生于1955年)和华为的任正非(出生于1944年),深感他们在对新事物、新知识的汲取方面,以及勤奋度并不亚于马化腾和马云。马明哲经常请咨询公司和各行业精英和他分享最新的技术趋势和商业变化,跨度极大。他现在每天晚上会学习到凌晨2点左右。白天,他早上7点半起床,只要在公司,每天有6到8个会议的安排,每周还会面试10到20个管理岗位的候选人。任正非一般早上8点就到办公室,改文件和讲话速记稿等等,9点开会,中午短暂午休,下午常开座谈会,听大家的想法。我们问任正非,如果人生重来一次会怎么选择,他说:“如果重来,我要跟着老婆去种地,做长工,坐在那里玩。”他夫人就在现场,马上说,他不是愿意在家里过小日子的人,工作是他最重要的事,所有乐趣都来自于此,回家还是工作,再来三十年还是工作。

这几家公司是几十年来中国最成功的公司,其创始人为何如此拼搏、永无穷期?一个原因是伟大愿景和强烈欲望的驱使,一个原因是市场竞争所带来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

谈到愿景,前不久参加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活动,印象很深的就是张勇在不断强调,“到2036年服务全球20亿消费者,创造1亿就业机会和帮助1000万中小企业盈利”。

谈到危机感,听马明哲说过,“在竞争中求生存,在创新中求发展”就是平安的基因,平安30多年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是,一个公司,发展了三五年,如果没有一个变革、折腾,肯定就会遇到天花板。所以他的一个任务就是“不断把危机感向下传递”。

在强烈的愿景和危机感的双重驱动下,中国企业家奋然前行,难以停歇。

企业家精神驱动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中国经济大舞台也为企业家才能的发挥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回首近现代世界经济史,以及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1年,能够看到中国经济有三个突出特征,决定了这部经济史诗远未终结,仍将延续。

一是大国效应。

过去250多年,全球经济群雄逐鹿,美国称雄时间最长,一个重要原因还是人口、生产规模和市场规模。以英美进行对比,英国18世纪60年代从新兴的棉纺织业开始,率先工业革命,成为世界工厂和世界经济领头羊。美国1776年才建国,1820年工业总产值占世界的6%,但凭借国土面积的不断扩大和移民的增加,到1860年工业总产值已占世界的15%。1865年南北战争结束后,统一市场形成,美国加速发展,到19世纪80年代工业生产超过英国。

1870年英国的GDP比美国多5.8%,1890年美国的GDP已经比英国多41%。美国的人口比英国多,所以先是GDP总量超过英国,然后用了更长时间实现人均GDP的超越。1870年英国人均GDP比美国多35.6%,1913年美国的人均GDP比英国多5.3%。

中国今天的GDP接近美国的2/3,但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6强,当中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一半时,中国的GDP总量将是美国的两倍。所以尽管中国存在诸多挑战,但只要坚持不懈地完成向创新驱动的转型,不犯大的错误,中国的成长故事仍将无比壮丽。

二是浓缩跨越。过去几十年,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国际化、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智能化,在中国几乎同步出现,形成了更短时间里的多元动力与广泛机会。这个过程中也有过顿挫,比如超前和过度的金融化与资产升值依赖,往往会导致泡沫和加剧波动,并使得人心浮躁,但总体来看,由于“多动力杂交”,加上广阔的、高差异的腹地,又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比较强的韧性和比较多的调节余地。

三是混合成长。即市场和政府两种手段都不偏废,国资、民资、外资多种所有制兼收并蓄,尽可能调动一切有利于发展的积极因素。1978年中国的工业总产值,国企占77.6%,集体企业占22.4%,几乎没有个体和外资空间。2018年,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私企数量已超过一半,资产、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占比均超过20%。整个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90%以上的城镇新增就业,它们的奋斗历程可歌可泣,应该进一步毫不动摇地鼓励和支持。

尽管今天中国经济遭遇了复合挑战,但如果我们跳出来,用大视野和长周期做判断的话,大致可以说——

从18世纪中叶到21世纪中叶,以300年为尺度,前200年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地位是“他国进,中国退”,相对在走下坡路;后100年中国开始向上,虽有曲折,但大势不改,复兴有望。

这样的宏观大势,对微观主体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空前的成长机会。

1995年,美国《财富》将制造业和服务业榜单合并,发布统一的世界500强榜单。当年中国只有中国银行、中化集团及中粮集团三家公司上榜。而日本有149家公司上榜,美国有151家公司上榜。

1996年,中国国家经贸委宣布,未来几年将重点扶植宝钢、海尔、江南造船厂、华北制药、北大方正、长虹等6家公司,力争使它们在2010年进入“世界500强”。虽然“重点扶植”在很多产业并不奏效,但今天看,拜中国大势所赐,6家公司一半都成了世界500强。宝钢2003年入选500强,目前排名149位;江南造船厂的母公司中国船舶工业集团目前排在243位;海尔目前排448位。2019年,中国在世界500强(含台湾和香港)的公司数量达到129家,超过美国的121家。

在世界500强榜的129家中国公司中,最令人赞赏的并不是被重点扶植的对象,还是那些借中国东风、靠市场力量成长起来、体制机制和文化充满活力、始终坚持创新的公司,平安、华为,阿里巴巴、腾讯就是最好的代表。它们也是典型的企业家的企业。

2020年即将来临。高质量发展,就是更高效、更集约、更聪明、更精准的发展。

“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即将开始新的五年。当下一个五年结束时,我相信,世界级的中国企业会涌现得更多,会成为一种现象。站在时代潮头的新面孔也将有很多。

几十年前,中国的世界级公司非常稀缺,甚至没有。未来,在大多数行业中,如果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公司,中国是缺位的,反而不正常。

这就是大国兴起,具体到企业层面的影响。

值此“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之际,我受评委会委托作如上分析,是为了和大家共勉——

有理想的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应当不负苍天,不负时代,不负国运,努力将企业家精神,精益求精的专业主义,以及社会责任,融为一体,以创新之心,坚韧之志,追求无止之境。

70年对中国是一个新的开始。对中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家,亦当如是。

(作者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秦朔朋友圈发起人)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